欧盟官员:中国出口欧盟玩具安全隐患多

新京报讯 (记者高美) 今日,欧盟负责消费者政策的委员内文 米米察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中国出口到欧盟的商品中,不安全的产品大部分来自玩具。

据米米察介绍,中国出口欧盟的商品中,玩具类产品的安全隐患最多,比如玩具的着色剂不安全,材料选择不当,设计不安全,部件太小易被儿童吞食等等。欧盟依靠快速预警系统,一旦发现产品安全问题将会立即通报中国,同时也会告知生产商,使生产商提高安全意识。

米米察表示,消费者保护是一个跨境问题,在设计阶段就应抱有安全意识,而非完全将责任交给上市之后的监管。中国制造正在追求更好的声誉,欧盟对此全力支持并会加强双方合作。

据了解,这是米米察作为欧盟委员首次访华。访华期间,他与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支树平、国家食药总局局长张勇、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等会面并讨论了产品安全和消费者保护等问题。

(原标题:欧盟官员:中国商品玩具类安全隐患最多)

江苏昆山爆炸工厂工人家属:车间粉尘大

【新民网 独家报道】今天上午,昆山一家工厂发生爆炸,目前已致65人死亡。中午,新民网记者抵达接收伤员较多的昆山中医院,大批伤员正被紧急转送到苏州及上海的医院。而据多位家属表示,员工曾表示该厂车间很脏,粉尘很大。

记者在昆山中医院门口看到,不断有全身包裹纱布的伤员被医护人员抬出,送上救护车,陆续被转往苏州及上海的医院进行救治。

一些家属试图在医院寻找失联的亲人,但医院方面表示,暂时无法提供伤员的详细信息,第一位是抢救伤员,待转送到其他医院后再核对伤员身份。

郭先生告诉记者,他的父母都在发生爆炸的工厂上班,已经干了七八年了,今天他们都是早班,从早上7点到晚上11点。据其称,事发后,已第一时间联系上父亲,但在抛光车间上班的母亲手机至今无法打通,家人非常着急。据郭先生介绍,员工分早晚两班,忙的时候会通宵加班。

王先生的妹夫也在该厂抛光车间上班,至今也无法联系上。王先生说,自己的女婿也曾在该厂上班,两人都曾反映该工厂车间粉尘非常大,后来女婿因此而辞职。

新民网记者从现场参与救治的瑞金医院医生处获悉,早上八点三刻左右医院接到昆山中医院请求支援的电话,到达现场后查看了伤员的情况。医院紧急调集烧伤科专家,组成医疗小组,2名烧伤专家和3名烧伤护士前往中医院,另一位烧伤医生前往收治伤员的二院。下午,还将有烧伤专家将赶赴收治伤员的医院。

据介绍,截至目前,中医院方面收治了几十名重伤伤员,基本为大面积烧伤,呼吸道灼伤,“比较严重的大面积烧伤,对重伤员呼吸道气管插管、上呼吸机”。预计将有8名左右的重伤员将转送瑞金医院。

另据了解,昆山中医院并没有烧伤科,前期紧急救护是由赶来紧急救护的医疗队电话指导。目前,昆山当地的三家医院主要对患者进行烧伤急救处理。

截至记者发稿时,目前中医院伤员基本转往外地。

现场参与抢救的瑞金医院灼伤整形科副主任张勤表示,40余名被送至昆山中医院的伤员目前无一死亡,目前情况较为稳定的伤员已经转院,而7名伤重伤员还在中医院救治,全力维持生命体征,,待情况稳定后考虑转院。张勤表示,他们到达后看到,昆山当地医院已经开启所有急救通道,全力维持伤者生命,前期急救做得十分成功。(新民网记者 李欣 萧君玮 李若楠)

  来源:新民网

(原标题:昆山爆炸伤员转苏州上海 家属:车间粉尘大)

巴音朝鲁任吉林省委书记 王儒林另有任用

新华网长春8月31日电 日前,中央对吉林省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进行了调整。巴音朝鲁同志任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同志不再担任吉林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8月31日,吉林省召开领导干部大会,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秦丰同志在会上宣布了中央决定,称这次调整,是中央从大局出发,根据工作需要和吉林省领导班子建设实际,经过通盘考虑、慎重研究决定的。

巴音朝鲁同志1955年10月出生,内蒙古鄂托克前旗人。曾任内蒙古团区委书记,团中央书记处书记,1998年6月后历任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全国青联主席,浙江省副省长,省委常委、宁波市委书记,2010年7月任吉林省委副书记,2011年2月任省政协主席,2013年1月任省长。是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八届中央委员。

据悉,王儒林将另有任用。

张灵甫之子纪念父亲 把解放战争说成抗俄卫国

原标题:张灵甫之子微博纪念父亲 竟把解放战争说成“抗俄卫国”

16日晚,微博认证为“著名抗日英雄张灵甫将军之子”的张道宇发表头条文 章,题为《今天是中国近代史上两位抗日名将忌日》。将孟良崮战役中,阵亡于1947年5月16日的张灵甫,与抗日战争枣宜会战中,牺牲于1940年5月16日的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上将相提并论。文中称孟良崮战役发生于“抗俄卫国战争”。对此,《兵器》杂志编辑白孟宸直斥:敢把解放战争说成“抗俄卫国”,这年头所谓言论自由还有没有底线?

张灵甫之子微博纪念父亲 竟把解放战争说成“抗俄卫国”微博言论

为将张灵甫与张自忠并列,文中还列举了以下理由:

1. 张自忠是1940年5月和日军进行枣宜会战第一阶段战斗中,于5月16日在湖北省宜城南瓜店阵亡;张灵甫是1947年5月16日在山东省蒙阴县东南的芦山孟良崮之役,和解放军作战中阵亡;二人是同一天去世,并且都在战场上殉难。

2. 张自忠是1891年生,张灵甫则是1903年生,以中国生肖排行是属兔,但是两人正好差一轮,也就是12岁。

3. 两人均狮子座。

4. 两人同是张姓家族后代子孙,但是张自忠是山东省人,张灵甫则是陕西省人。

5. 都是180公分高的北方男子汉身材,具有明星相貌,若是活在今天,肯定被选为国军募兵文宣的偶像。

6. 殉职时所属部队番号相同:74师;张自忠是第33集团军有第74师;张灵甫则是1946年4月第74军改编为整编第74师。

张自忠张自忠
张灵甫张灵甫

在一些国民党政权崇拜者的眼中,最后在孟良崮“杀身成仁”的张灵甫之所以是“英雄”,是因其内战中与人民解放军为敌。对此,《兵器》杂志编辑白孟宸在微博中质问:“敢把解放战争说成‘抗俄卫国’,这年头所谓言论自由还有没有底线?”

至于将张灵甫与张自忠并列,这6条理由中,除了毫不相干的第一条,其余皆是巧合。

此前,就有张灵甫位列“抗日十大名将的第九名”的传言,一篇《澄清有关张灵甫是否抗日名将的问题》的文 章,已对此进行反驳。文中指出,国民政府有对抗日有较大战功的将领,会授予青天白日勋章,并提请美国政府授予自由勋章。而张灵甫从未获得这两种勋章。有人说他获得美国金质自由勋章,这早已被网友考证是假的。

张灵甫在抗战的绝大多数时间段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基层军官。

对于父亲够不够“抗日名将”,张道宇此前就曾回应:“至于对国家贡献,是否必然与阶级职务有关?抗战初期首先击落日本军机的空军第四大队大队长高志航,率领孤军一营力守四行仓库,先父同期同学谢晋元,与舰同殉,海军中山军舰舰长萨师俊等,皆未指挥过任何会战,但其赤忱忠荩,当已与日月不朽,民族同寿。”

确实,以张灵甫为代表的大批国民党将士顶住了日伪的威逼利诱,坚持了抗战立场与民族大义,但没必要神话他们在历史上的表现。既然有那么多抗日英雄,单独将张灵甫一人,与张自忠这样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相提并论,就实有“贴金”之嫌。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河南原常委吴天君被查 曾被称“拆迁书记”

原标题:“拆迁书记”吴天君是与非 | 河南省委原常委吴天君被查

文|新京报记者付珊 实习生赵明

11月11日上午10时30分,中纪委发布消息,河南省委政法委书记吴天君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今年5月,吴天君刚刚从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任上调任省政法委书记。从2012年2月起,吴天君一直担任郑州市委书记。

吴天君主政郑州的4年多里,郑州进行了大规模的拆迁改造。共启动拆迁村庄627个,动迁175.65万人。因其强势的执政风格,郑州市民给吴天君起了个绰号“一指没”。吴天君落马后,甚至有郑州市民挂横幅、放鞭炮,照片和视频通过微信传播开来。

去年6月13日至8月11日,吴天君在公开报道中消失了59天。据《财经》此前报道,吴天君曾被纪检部门问话,之后到北京做手术,后返回工作。

相关知情人告诉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目前,已有10余人因涉及“吴天君案”被控制,正在配合或者接受调查。郑州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与新乡靖业集团董事长张靖两人于今年5、6月份先后被带走,知情人称,此二人涉“吴天君案”。  

新乡国际饭店“转让”余波未了

吴天君1957年生于河南濮阳,其仕途从未离开河南,从安阳地区基层农业技术员干起,先后担任内黄县长、内黄县委书记,安阳市副市长、安阳市委秘书长等职务。

2000年1月,吴天君担任新乡市委副书记,2001年12月,任市长。2006年2月,任新乡市委书记、市长。

至2011年5月,吴天君共在新乡任职11年4个月。

在吴天君落马之前,新乡靖业集团董事长张靖被带走的消息已经传开。

新乡靖业集团内部人士向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证实,张靖于今年6月初被带走调查。

据靖业集团官网介绍,靖业集团创立于1999年1月12日,其前身是新乡市靖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自2006年起公司开始实行集团化运作管理,旗下拥有房地产开发、住宅物业、星级酒店、快捷酒店、商场物业、汽车城、高级会所等13家分公司,1600多名员工。

2003年,靖业公司从新乡市政府收购了国有企业新乡国际饭店,之后连续被饭店的退休员工举报,认为收购价格太低导致国有资产流失近6000万元。

新乡国际饭店的前身由新乡市友谊宾馆、新乡豫北宾馆合并而成,合并前两个宾馆均为市委、市政府的接待单位,是市直机关的下属部门,单位性质为国有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  

工商信息显示,新乡国际饭店有限公司于2003年12月19日注册,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唯一的股东是新乡市靖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而股权变更信息中,没有新乡市政府注资的纪录。

新京报记者从退休员工处获得了新乡市政府与靖业公司签订的《新乡国际饭店国有资产产权出让、受让合同》。

合同显示,出让方为新乡市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为市长吴天君。受让方为新乡市靖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靖。

合同称,新乡市人民政府为改善新乡市整体接待水平,提高接待能力,经研究决定对新乡国际饭店的国有资产产权实施出让,并以接受外力的方式进行改制重组,以邀请招标的方式选择有实力的投资合作者。  

合同显示,根据新乡恒业会计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的评估,国际饭店资产总额为14327.7万元,总负债6932.6万元,净资产7395.1万元,其中含土地使用权74.9亩,每亩119万元。

最终,按照新乡市政府所定土地优惠价格40万元/亩计算,74.9亩土地使用权价值为2996万元。则国际饭店总资产为8412.3万元,减去负债6932.6万元,净资产综合为1479.7万元。

合同第四条显示,出让方承诺给予优惠,按1400万元收取出让金。

靖业集团内部人士称,当时有5家企业竞拍新乡国际饭店,起拍价为300万元,靖业公司的出价最高,为1400万元,因此得以收购饭店。但是,靖业集团并未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相关的竞拍材料。

郑州市某会计师事务所赵姓负责人长期从事国有企业资产评估,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从合同上看,按照评估报告,每亩土地119万元是当时的土地使用权价值,40万元每亩的成交价,明显低于市场价格,可以从该合同看出,国有资产流失5900多万元。 

对于新乡市政府以邀请招标的方式转让饭店,北京德润律师事务所刘家辉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新乡国际饭店作为国有企业,应该以公开招标转让,邀请招标是不可以的。

新京报记者向时任新乡市政府经办人员询问相关事宜,被拒绝。

11月27日晚,新京报记者通过电话与张靖本人取得联系。

张靖表示,他因涉及吴天君被带走协助调查,现调查结束刚刚回到郑州家中。张靖称:“吴天君现在是涉案人员,我对任何事不能评价。”

张靖称,相关部门详细调查了新乡国际饭店转让一事,“他们把所有的手续都调了,”问及转让的细节,张靖拒绝回应,“相关部门调查了此事,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谈及是否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张靖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他们把所有手续都调了,我不知道是否有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擂响新农村建设的战鼓”

从2006年3月到2011年5月,吴天君担任新乡市委书记。据2006年5月29日河南日报报道,上任之后两个月,吴天君就“擂响新农村建设的战鼓”。

吴天君在接受河南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历史任务。在他看来,这对从根本上解决“三农”问题提供了很好的历史机遇。

在公开报道中,吴天君对三农问题颇有研究,2009年,吴天君出了一本名为《耕地保护新论》的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河南省一位退休厅级官员张华(化名)曾读过这本书,他总结了吴天君的观点:让农民们搬进现代化社区,住上“小洋楼”,并发展非农产业,为农民们提供就业岗位,让更多的农民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农民搬离原来的村庄后对土地进行复耕,以此节约耕地,换取城镇建设用地指标,达到占补平衡–这被吴天君称为“新农村建设”。

一位新乡媒体人说,2009年,吴天君开始在全市推行新农村建设。

2009年,吴天君邀请了一批河南省的专家来新乡调研。 张华也参与了调研,张华认为,吴天君此举是希望能够得到省里的支持。

张华告诉新京报记者,吴天君专门抽出一天时间接待他,陪他吃了两顿饭,态度恭敬,完全没有领导的架子。

张华说,他明白吴天君是希望他能在省委领导面前多说说新农村建设的好话。

但在张华看来,吴天君的想法太脱离实际了。

张华认为,并不是所有农民都愿意住进高楼,且新社区若要发展非农产业,除非城市郊区、本来就有成熟行业的地区可行,一般的农村社区因规模小、需求小而难以形成产业。

“我至少3次在公开的会议上给吴天君提出了意见:‘不要在全省推广,你在位的时候,大家都说好,等你走了,这就是后遗症,会很严重。’”

但张华的劝阻没有被重视,吴天君的想法获得了河南省相关领导的充分肯定,被认为是其在城镇化建设方面的创新之举。

随即,全省开始推广新农村建设,新乡也作为改革试点,在之后的几年里接待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考察团。

中央“一号文件”不提倡拆并村庄

2010年,吴天君为新乡市设计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规划:新乡将全市3571个建制村规划为1050个新型农村社区。新乡市十二五规划实施的5年里,要先建成369个新社区,全部建成后,可节约一半土地约26万亩。  

但张华认为,这个计划没有实施的可能性:“若以吴天君当初设计的每个村5000人来算,1050个新农村社区就有525万人,2010年新乡市总人口总共才570万,市区人口120多万,难道要城里的百姓回到农村去住?”  

“据我调查,目前对于搞农村社区,积极拥护的占三分之一,这类人主要是准备盖房子的;另外三分之一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处于观望状态;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坚决反对,这类人主要是刚盖好房子的,或者贫困没钱的。”  

在张华看来,新社区建好了,老村拆不掉,不仅没节约耕地,反而还占用了耕地。“河南搞新型农村社区,其目的主要是为了节省土地,进行复耕。但是现在看来,即便是建立了新社区,现在复耕依然很难,因为农民的宅基地原来一般都打了地基,有的地方修建了柏油马路,复耕代价太大。”

事实上,新农村建设在实施过程中,的确遇到了问题。《瞭望》新闻周刊曾于2009年报道,新乡下辖封丘县的新李庄村因上级要求建设新型农村社区,村干部占用了村里的200亩耕地,卖给地产商搞开发,引起村民不满,与村干部发生争执,导致一死两伤的悲剧。 

文章援引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的话说:新型农村社区建设本身是件好事,但由于封丘属国家级贫困县,财政拿不出更多的钱对社区基础设施和公用设施建设进行补贴,又想完成上面下达的任务,所以才选择了和开发商合作建设。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因为报道的影响力,国务院相关领导做出批示,要求相关部门派人调查,纠正当地的错误做法。  

2011年11月10日,国务院专门召开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规范农村土地整治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工作。会议特别提出,要严格控制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规模和范围,坚决防止违背农民意愿搞大拆大建、盲目建高楼等现象。  

2013年2月1日,中央“一号文件”公布。文件规定,农村居民点迁建和村庄撤并,必须尊重农民意愿,经村民会议同意。“不提倡、不鼓励在城镇规划区外拆并村庄、建设大规模的农民集中居住区,不得强制农民搬迁和上楼居住。”

据《东方早报》报道,上述的文件内容主要是针对河南说的。

据了解,从去年开始,新乡官方已不再提新农村建设,吴天君大力推进的农民上楼运动逐渐偃旗息鼓。

郑州建城史上规模最大的拆迁运动

2011年5月,吴天君履新省会郑州,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在张华看来,吴天君的升迁,是因为省里主要领导对新农村建设的充分肯定。  

5个月后,吴天君进入省委常委班子。2011年12月,吴天君接任河南省政法委书记。  

2012年2月,吴天君第二次到任郑州,任市委书记,正式为这个城市的主政者。  

知情者说,吴天君延续了之前在新乡的城镇化思维,甫一到任,提出的施政纲领,就是“新型城镇化建设、现代产业体系构建、以网格化为载体依靠群众推进工作落实长效机制建设”,是为推动郑州发展的“三大主体”工作。  

其中,最为重要的政绩,也受到最大争议的就是依托城中村改造的新型城镇化建设。  

根据官方的数据,截至2015年11月,“十二五”期间,郑州市四个开发区、六个城市区及县城、产业集聚区、组团新区规划区范围内,共启动拆迁村庄627个,动迁175.65万人,郑州全域范围内保持着每年拆迁100多个村的进度。其中,中心城区(围合区域内和航空港区107国道以西)的476个村庄,已完成拆迁改造城中村383个,占总数的八成。  

这无疑是郑州建城史上规模最大的拆迁运动。  

2012年,时任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的吴天君到我中原区督导中原西路拆迁工作。图片来源:中原区政府网站

如今的郑州市,四环以内,常常会见到一种反差的情景:一边是刚建好的新楼盘,另一边是一批正在建设的高楼,中间夹着没拆完的城中村,人去楼空,钢筋从倒塌了一半的墙上伸出来。

对于吴天君主导的这场拆迁改造行动,郑州民众对其毁誉不一。

支持者认为,吴天君主政郑州的4年5个月里,郑州仿佛从一个大村庄变身成为一个大都市,高效地解决了城中村过去多年给郑州带来的隐患,新建的马路、地铁与高架打通了城市的脉络,拉大了城市的框架,这是领导魄力的一种表现。  

而反对者则从事例出发印证观点。他们认为,吴天君任下的政府罔顾城中村百姓的利益,强拆事件频发,相关案例不胜枚举。在其主政其间,400多家报亭被拆除,22个曾花费2000多万建造、只使用了5年的快速公交BRT站台也被拆除。  

知情者说,在官场上,吴天君对待同级或上级官员,态度较为谦和,但对待下属,看似不发脾气,却很懂得说话的技巧。据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了解,一位基层官员给吴天君汇报工作时,讲了些拆迁上的难处,希望能放缓拆迁的速度。吴天君回复说:“还有啥困难没?我工作比较忙,你找组织部部长谈这个事情吧。”  

《南方周末》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郑州下辖的一些县财政紧张,没钱拆迁补偿,当时吴天君提出要求:限期拆完,拆不完、没钱拆的不要干这个县委书记了,有钱想干的很多。  

据《人民日报》报道,2013年11月26日,郑州市中原区西流湖街道办事处小京水村高增根、王纯、郭电杰等几户居民的房屋被强制拆除。强拆者称:凡不接受“先拆迁,后补偿”的,都是这个下场,直到有人受伤入院,强拆才停止。

报道称,被拆迁居民多次向区政府、街道办事处提出查阅有关规划、拆迁的相关文件,但始终没有见到两级政府出具任何相关合法文件。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宋某某说:“我也没见过拆迁许可证明,但有红头文件。就因为某领导从这路过,手一指,‘下次来,这一块不能再看见啊’,我们就要马上扒。” 

这位“某领导”即吴天君。

律师称政府带头违法 

北京律师朱孝顶曾代理了多起郑州拆迁案件,他也研究了吴天君治下郑州拆迁的模式。

朱孝顶介绍,2013年、2014年期间,郑州大量存在区县政府以政府文件成立“拆迁指挥部”、人大、政协、公检法官员都被政府任命为指挥部成员的现象。

朱孝顶向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出示了一份2014年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政府文件,主题为《关于调整郑州管城回族区十里铺城中村改造工作指挥部人员的通知》。该通知显示,管城回族区政法委副书记、区人民法院副院长、二里岗公安分局局长等都是指挥部成员。

朱孝顶介绍,除此之外,金水区政府、惠济区政府、二七区政府、中原区政府、上街区政府都成立了包含人大、政协、公、检、法领导参加的拆迁指挥部。

朱孝顶说,2004年湖南“嘉禾事件”之后,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曹建明宣布“各级人民法院不得参与拆迁”; 近年来公安部也三令五申“公安人员不得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

朱孝顶认为,郑州的做法,是与上述要求背道而驰的。

此外,朱孝顶还提出郑州拆迁模式中其他违法问题。

朱孝顶说,他曾协助一位被强拆的市民苏花娣向郑州市国土资源局申请公开“冉屯村集体土地变更为国有土地的批准文件及其法律依据”的政府信息。

2015年2月5日,郑州市国土资源局以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的形式确认:“郑州市中原区中原乡冉屯村民委员会于2008年办理了城中村确权登记手续。其主要程序为:冉屯村申请、中原区政府审核,经市政府批准后登记发证。其主要依据为《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朱孝顶认为,城中村的土地性质为集体土地,只有经过国务院或者省一级政府批准进行征收后,才能转为国有土地,进行商业开发。因此郑州市政府没有权利直接把集体土地登记成国有土地,这一行为违反了《宪法》、《物权法》和《土地管理法》,性质非常恶劣。

朱孝顶认为,郑州直接由市政府批准将集体土地变更为国有土地的作法,僭越了国务院和省政府的法定专属批准征收权力,违宪的同时也颠覆了中国土地征收根本制度,相关人员已涉嫌犯罪。

“回头看”后落马的“首虎”

11月2日,吴天君以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身份赴巩义市公安局调研指导工作,这是他最后一次在媒体公开露面。

河南省第十届委员会11月4日选举产生了新一届河南省委常委。7天后,未能进入省委常委名单的吴天君宣告“落马”。吴天君是中共十八大后河南省“落马”的第三名省部级官员,同时也是今年中央对河南巡视“回头看”后落马的“首虎”。

2014年9月22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1月16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中央第十一巡视组今年10月在向河南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时曾指出,巡视组发现和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党的领导弱化,党委领导核心作用发挥不充分,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不到位,省委政治意识需进一步增强。

选人用人问题反映集中,存在“带病提拔”、说情打招呼的问题。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两个责任”不力,党员领导干部日常教育管理监督不到位,有的单位“一把手”腐败问题突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四风”问题时有发生。


政党更替与美国州政策变迁

在最近几十年,美国各州政党更替对政策变迁的影响增长了一倍。这种变化,折射了精英之间、选民之间的意识形态对立程度的加剧。


身为省领导秘书,我学到什么?

自己做秘书期间的那一件件事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也许是专注,也许是压力,也许是自己赋予的使命。


我现在想着如何改变自己

回过头来看,一定要记住“在变应变”四个字,在变化中应对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自己要随时改变。

铁路项目向社会资本放开 城市群轨道交通系重点

原标题:多个铁路项目首次向社会资本放开

记者日前从多地获悉,地方上正在加速推进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今年将有多个具体项目首次向社会资本放开。

根据四川省公布的全面创新改革试验2017年工作计划,今年要推进的119项具体任务中就包括深化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具体措施包括设立四川省铁路建设发展基金,吸引社会资本进入铁路建设市场等。值得一提的是,绵阳经遂宁至内江铁路作为全省首个面向社会资本开放的铁路项目,今年将全面面向社会资本开放。

四川省吸引社会资本进入铁路项目的改革举措并非孤例。去年年底,我国首批铁路PPP示范项目之一的杭(州)绍(兴)台(州)铁路建设正式开工。该项目总投资约449亿元,由民营资本、中铁总公司、浙江省交投集团、沿线地方政府共同出资成立业主公司,值得一提的是,民营资本占股51%,成为绝对控股。项目建成后,杭州都市区与温台城市群的快速联络将得以实现。

而就在几天前,浙江省台州市发布了国内首个市域铁路PPP项目预中标公示:台州市域铁路S1线一期项目将采用BOT(建设—运营—移交)运作方式,合作期为30年,其中建设期4年,运营期26年,本项目资本金比例为总投资的40%,约为91.27亿元,其中,政府方出资20%,社会资本方出资80%。

专家表示,PPP模式给“铁老大”吸引民资提供了新的机会,但对于具有浓郁公共特征的铁路来说,如何实现公私合营,各地仍处在探索阶段。根据已在实际推进中的铁路PPP项目来看,当前我国铁路建设向社会资本开放的重点是城市群内的轨道交通。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社会资本进入铁路项目不仅是给铁路带来机会,还会给整个城市的发展带来机会。随着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推进,我国已经进入了区域协同发展全面提速的时代。而城市群的建设正是要靠通勤铁路和轨道交通来支撑。以成渝城市群为例,每个城市间至少要有两千公里的通勤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才能支撑城市群的运行。而这恰好给社会资本进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

在赵坚看来,城市群中的铁路项目和房地产投资开发建设是相连的,日本东京有三千万人住在离铁路和车站1.5公里的半径范围以内,社会资本对这类铁路有投资动力。但是,目前由于铁路体制改革面临一些障碍,城市规划和土地管理等方面都需要进一步突破,因此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还有很多探索要做。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表示,有些社会资本响应政策投资铁路,却发现“天花板”、“玻璃门”仍然存在,主要表现在融资难、入网难、征地拆迁难等。对于社会资本对投资铁路可能出现的畏难情绪,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体制政策室主任吴亚平此前表示,地方政府在吸引社会资本投入时,可以探讨给予相应物业开发权,进行适当税收支持及财政补贴,以提高民间资本回报率。

此外,铁路项目具有投资大、回报周期长等特点,针对社会资本投资铁路面临的融资难题,业内人士建议出台具有可操作性的细则和配套政策,既然是政策鼓励的方向并且已经被列入示范项目,在银行融资时希望能简化程序,让社会资本投资建设的铁路项目与国家铁路项目享受同等待遇。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湖南强降雨致10.1万人受灾 直接经济损失1.9亿

原标题:强降雨致湖南10.1万人受灾

红网长沙6月4日讯(潇湘晨报记者 颜宇东 通讯员 祝林书 谢胜虎) 记者6月3日从省减灾委办公室获悉,6月2日省内降水主要集中在湘东、湘西南、湘北一带,6月2日8时至3日8时,岳阳临湘、株洲、永州道县等多地降下暴雨。

截至6月3日15时统计,长沙市、邵阳市、常德市、永州市、怀化市5市7县区受灾,受灾人口10.1万人,紧急转移安置人口2500余人,需紧急生活救助1400人,直接经济损失1.9亿元。

受灾地区各级政府积极组织抢险救灾,转移安置灾民。目前,受灾群众得到妥善安置,基本生活得到保障。

6月3日,省防指向各市州防指、省防指各成员单位下发通知,要求全面做好防大汛抗大灾工作,强化预测预报,努力提高预报的精准度,延长预见期;全面做好洞庭湖及四水防洪准备;把山洪地质灾害防御、城市防涝、矿山防灾等作为防汛抗灾工作的重点,切实落实各项措施,严格落实责任,全力确保人员安全、工程安全。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西安暴雨部分地铁站雨水倒灌 多处路段积水严重

今天(7月24日)下午19时左右,西安部分地区下起暴雨并伴有雷电和大风,暴雨也造成小寨十字等市区多处路段积水严重,交通一度受阻。

据西安地铁运营分公司21点微博播报,由于雨势较大,部分雨水进入小寨车站,小寨车站临时关闭,列车在该站采取越站通过。

据 西安地铁运营分公司21点20分左右微博播报,地铁一、二号线运营平稳。但因为受强暴雨影响,部分车站出现雨水倒灌,为了确保市民出行安全,目前地铁一、 二号线部分车站的个别出入口临时关闭,小寨站关站,地铁已组织工作人员对积水进行清扫,请广大乘客注意慢行,小心滑倒。


一亿人骂你,是怎样一种存在感?

一个真正成功的企业家,只有舍弃小我,寻找大我,在时间和空间的坐标里去定位自己,着眼未来,他的成功才有更大的意义和价值。


土耳其政变:一场连环阴谋!

北京时间7月16日凌晨,土耳其发生了历史上的第六次政变,谁是政变的幕后操纵人?这场阴谋背后最后的赢家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