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横山在建河堤发生坍塌事故1人遇难

中新网西安8月15日电 (记者 田进)记者15日从陕西省横山县官方获悉,当日12时10分,该县一处在建河堤工程发生导沙槽坍塌事故,造成3名施工人员被压。目前,事故已致1人遇难,2人受伤。

15日12时10分,横山县城区在建河堤工程西沙芦河大桥北侧,因施工过程中导沙槽外墙坍塌导致3名施工人员被压。事发后,当地多部门抵达现场开展救援。12时20分,3名被埋人员全部救出,送往横山县人民医院救治。

目前,2人伤势较轻,转入住院治疗。1人因伤势较重,经抢救无效后死亡。

记者了解到,负责施工的3名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

横山县位于陕西省北部,榆林市中部偏西,毛乌素沙漠南缘。(完)

(原标题:陕西横山一在建河堤发生坍塌事故1人遇难)

农发行安徽分行原副行长涉受贿380多万受审

新华网合肥8月19日电(记者刘美子 程士华)弟弟领企业干股,担任银行高管的哥哥帮企业提供贷款便利,如此隐蔽的利益输送,仍难逃法网。19日,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安徽省分行原副行长操良玉涉嫌受贿案在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被告人操良玉被指控受贿380多万元,在银行贷款上为他人谋利。

记者从庭审中获悉,2003年至2013年,被告人操良玉利用职务之便,多次非法收受他人现金等贿赂价值合计人民币380多万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其中,操良玉受贿数额中有大约一半来自安庆市江花棉业有限责任公司。

据公诉人指控,2003年至2013年,操良玉多次收受安庆市江花棉业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储飞现金共20万元,为该公司贷款提供帮助。2005年下半年,储飞让操良玉的弟弟操良奇到江花公司上班,负责该公司在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的贷款事宜。江花公司除支付操良奇工资外,还给予其公司干股。后来储飞将操良奇到江花公司上班及拿干股的情况告知了操良玉后,操良玉未表示反对,并继续提供贷款帮助。自2005年至2011年,操良奇累计领取干股分红共计174万元人民币。在操良玉与操良奇的共同犯罪中,操良玉起主要作用,是主犯。

检察机关认为,操良玉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取他人钱财贿赂累计380多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审计署严审15万亿土地出让金 部分官员或失眠

从8月中旬开始,国家审计署掀起全国首次土地财政大审计,直击土地出让金收支、土地征收、储备、供应等领域,而高达15万亿元的土地出让金将成为严格审查对象。其中,土地领域的权力寻租和腐败现象也将在两个月后的审计报告中披露。

“现在在其他系统中,审计工作组把‘桌底下的账’都翻出来了,估计土地审计也不会轻易放过去。”接近国土部门的官员李志(化名)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财政查账只有查“底账”才能动真格,如果此次审计能够摸清真底细,再严肃追查起来,不少地方官员会受到影响。

此前,中央巡视组在巡视的21个省份中,发现20个省份存在房地产腐败现象,占比高达95%,而19名省部级官员在中央巡视组进驻后落马,其中不少高官落马与房地产业密不可分,土地领域为腐败重灾区。

清查“桌底下的账”?

“审计土地出让金,估计不少官员晚上要睡不着觉了。”华南某市国土系统一位人士章华(化名)向记者直言,房地产一直是政府官员涉案最多的领域,尤其是国土和规划部门,手里直接掌管着土地出让和规划大权。

据李志透露,中央审计工作组此前已经陆续对金融机构、监管单位进行“摸底式”审查。与以往常规的审查不同,本次审计工作人员业务水平更高、抓得更细致。

“工作组对很多数字都保持着敏感度,经常要求受审单位拿出更详实的数据,不像以往常规的审核那样‘走走形式’。”李志感叹道,有些机构被审计组一查再查,三番五次被要求拿出数据的明细。很多受审计的机构部分“桌底下的账”逐步被清查。

李志还告诉记者,在以往的审计工作中,金融、税务以及国土资源等系统常为审计的盲区,在常规审查中,“很难揪出大问题。”

本报在以往调查中发现,动辄成百上千亿的土地出让金已经成为地方政府盯紧的“肥肉”,地方政府不仅在财政上对土地出让收入依赖度较高,对这笔收入的使用也经常“遮遮掩掩”。

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地方政府土地出让金收入创历史新高,达到4.1万亿元,同比增长约45%。

“这部分收入的使用情况难以在公开的账上看出来,向上级提交的账本也很难发现。”广东某地级市一位审计系统人士张超(化名)指出,这类账目通常被审计部门称为“桌底下的账”。

“土地出让金未专款专用的现象最为泛滥,常规的账面上肯定查不出来。”长三角某地级市审计局的一位官员曾向上反映常规审查中发现土地出让金收支问题,他表示,比如有些地方账面上写明土地出让金已经达到一定数额,实际上,却将这里面大部分的土地出让收入暗地里转入亏损的国有企业中,国有企业年后将部分结余收入向财政上缴,其他结余则转用至支出的渠道。

他认为,土地出让金审计从专款专用的节点,就能顺藤摸瓜查出不少问题。

此前,本报在对万科广州大元帅府“地王”地块被收回的调查中发现,该地块被政府收回之后,广州市政府曾公开许诺收回该地块后将支付7亿元“赎金”,但历经3年,这一承诺仍未兑现。而有关该项目改建规划和资金花费的官方文件中,并未明确指出有关退款信息。对此,外界纷纷质疑土地出让金“有进无出”。

“这笔土地出让金花在了哪里,相关部门心里是有数的,但要再筹集回来,估计就不那么容易了。”当时受访的广州市财政局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

此前,审计署分别于2007年、2009年、2011年对部分地区的土地资金做了审计工作。地方政府违规、变相减免土地出让金、用地单位拖欠土地出让金、部分土地出让金未纳入基金预算管理等问题屡屡出现。不过,全面审查以及整改、追究的力度却陷入“雷声大雨点小”的尴尬中。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对土地出让金收支和耕地保护情况进行全面审计,审计署也将国土资源审计纳入重点工作中。

据媒体报道,具体审计工作由各省(区)当地(审计署)特派办牵头,审计组成员则由特派办和各地审计部门抽调的工作人员组成,审计直接对象是各市县政府,审计方式为异地交叉审计,工作时间或截止到10月末。

上述受访政府各系统人士分析,这次审计风暴的力度预计远远超过以往的常规审查。

对此,地方政府开始早做准备,一些未被纳入试点的省份,在前两月中已开展自查自纠工作。比如广东省政府发通知,要求各单位做好9项自查自纠工作,并确保在7月15日前完成整改。

寻租空间巨大

土地出让金审查风暴,不仅触及地方政府在土地出让金使用环节上的利益,还剑指相关官员在土地交易环节隐藏很深的腐败问题。

今年以来,中央巡视组巡视后,多名高官因房地产领域违规违纪问题落马,在土地出让过程中,存在较大暗箱操作的空间,权力寻租现象普遍。

章华指出,一线城市土地出让不少是旧改项目,只需象征性地补缴少量土地款,开发商在拿到项目后,往往会提出增加容积率,或更改建筑规划的要求,由于旧改的开发成本较高,政府确实有更改的理由,外界对中间所牵涉的权钱交易便不得而知。

“深圳土地稀缺,目前政府对土地利用的趋势是要提高容积率,扩大土地利用空间效率,所以现在更改容积率也比较常见。”深圳某区规土委管理局一位人士指出。

不过,涉及规划和容积率的更改公告里,从未提到补缴地价问题,提高容积率该补缴多少地价,外界都无从得知。

“招拍挂作假也很容易,政府与企业事先已经谈好,然后拍卖时再找几个陪标的做做样子,这其中就存在权钱交易。”湖南某市一位房企负责人对记者说,此前,很多市中心的小宗地块屡被实力较弱的开发商拍得,这些开发商实际上都有政府背景。

此外,上述房企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政府为了抬高区域地块的价值,表面上会以高地价成交,通过暗箱操作,将土地卖给事先约定好的开发商之后,再返还部分土地款。

中部某省会城市一位房企营销负责人此前曾在一家房企负责过土地拓展工作,熟悉土地买卖流程。

“每个区都有政府专门负责土地储备的城投公司,如果好地段土地就转至市城投公司,出让需要市长拍板。而区里负责洽谈的土地,至少需要打通2个人的关系,即区长和分管土地规划的常务副局长。”该房企营销负责人对记者说,国土局只是执行部门,其实决策权力主要是市里的主管领导。他所在的城市,每年好土地出让均是由市长亲自拍板。

该房企营销负责人说,尤其是土地行情火爆时,很多项目出让都是暗箱操作。“优质地块抢地的人多,我们需要提前半年到一年与城投公司沟通,肯定需要打点关系。有些土地项目早卖给了政府官员的关系户,囤一段时间再转手。”

“肯定不是几十万能搞定的,至少上百万,以前给现金和房产居多,近两年反腐败盯得紧,官员不敢收现金,一般是其它形式,比如分股份,项目建完后再利润分成,由中间熟人牵线担保,有的等官员退休之后再付款。”该房企营销负责人说。

此外,该房企营销负责人还透露,在诸多“违规”中,更改土地性质的难度最大,需要强硬的背景,某商业地产龙头就曾将湖南某市的住宅用地成功改为商业用地,建写字楼和商业物业的售价无疑要比住宅高。(华夏时报记者 刘力图 陈小瑛 广州、深圳报道)

(原标题:土地审计首掀“桌底下的账” 剑指土地寻租与官员腐败)

巴音朝鲁任吉林省委书记 王儒林另有任用

新华网长春8月31日电 日前,中央对吉林省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进行了调整。巴音朝鲁同志任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同志不再担任吉林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8月31日,吉林省召开领导干部大会,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秦丰同志在会上宣布了中央决定,称这次调整,是中央从大局出发,根据工作需要和吉林省领导班子建设实际,经过通盘考虑、慎重研究决定的。

巴音朝鲁同志1955年10月出生,内蒙古鄂托克前旗人。曾任内蒙古团区委书记,团中央书记处书记,1998年6月后历任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全国青联主席,浙江省副省长,省委常委、宁波市委书记,2010年7月任吉林省委副书记,2011年2月任省政协主席,2013年1月任省长。是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八届中央委员。

据悉,王儒林将另有任用。

重庆云阳煤矿山体滑坡被埋11人全部遇难

新华网重庆9月3日电(记者韩振 陶冶)记者从重庆云阳县现场救援指挥部了解到,3日21时12分,该县江口镇永发煤矿山体滑坡中最后一名矿工的遗体找到,至此被埋的11人全部遇难。

8月30日至9月1日,云阳县北部乡镇连降暴雨,其中江口、桑坪等乡镇降雨量达到300毫米以上。9月1日6时55分,团滩村辖区内永发煤矿职工宿舍后山及左侧出现滑坡险情,在27名职工撤离转移过程中,突遇后山大面积山体滑坡,当场致11名职工被埋。当地随即组织专业技术人员进行搜救,但由于现场作业难度较大,搜救工作困难重重。

据介绍,此次特大暴雨共造成云阳27人遇难,目前仍有5人下落不明,当地仍在继续对失踪人员进行搜救。

山西女子实名举报丈夫贪腐包二奶 涉事者被停职

中新网太原7月10日电 (范丽芳)近日山西蒲县一女子实名举报其丈夫贪腐并包养情人。10日,记者向当地新闻中心工作人员证实,目前涉事者李某已被停职,当地纪委、检察院、公安局联合已成立调查小组,对该女子举报情况进行调查。

据山西省临汾市的郭女士公开爆料称,她的丈夫李某在蒲县煤炭工业局工作,两人于1985年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两个女儿,“从2010年开始,丈夫便很少回家,对于两个孩子的事情也不闻不问,后又要求和我结束长达20多年的婚姻。”

郭女士举报说,她的丈夫早有外遇,且于2012年4月和一名女子生育一名男婴;此外,丈夫李某在2008年至2009年多次行贿受贿,“因为是夫妻,没有什么可以避讳的,丈夫受贿的时候,我大多都在旁边见证。”

10日,山西省临汾市蒲县新闻中心主任张鹏介绍,李某系当地煤炭工业局普通职工,举报人系其爱人。张鹏向记者证实,目前涉事者李某已被停职,当地纪委、检察院、公安局已联合成立调查小组,针对郭女士举报情况进行调查。

此间,涉事人李某曾对媒体回应称,他与妻子早已不合,郭的举报并不属实。(完)

(原标题:山西女子举报丈夫贪腐包养情人 涉事者已被停职)

编辑:SN069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吃饼干养胃?吹牛也得上税

生活经验告诉我们,保质期长达数月甚至超过一年的工业食品,里面都是含有大量食品添加剂的,你说能健康到哪里去?当然,饼干的好处是方便、美味,这是它的存在价值。但若有一种饼干宣称自己不仅健康,还能治病防病,你就得多留个心眼儿了——多半是在吹牛。


千万别报××:自嘲中的矫情

如果一个人连自己、自己所在的行业都看不起,也够荒唐的。长别的行业之志气,灭自己所在行业之威风,也许与缺乏清醒认知有关。但是,你所讨厌的行业,也许有无数人羡慕。同样的逻辑是,那些看似风光的行业,其实也有不为人知的苦恼。


你家门前有露宿者该怎么办?

禁令的前提,是对露宿者这一社会现象基本承认,并施以足够的解决方法之后。如果不在“出口”处提供解决措施,而以简单粗暴的方式去堵“入口”,不仅无法根治这个问题,还会造就无数抹黑社会且具有标志意义的“拉仇恨”事件。


“送给国家”是真实的谎言

这个世界,有两个主体,应该成为我们永远都不应该欺骗的对象,那就是国家和孩子。“送给国家”是真实的谎言,真的希望“送给国家”不再虚伪,真的希望在孩子面前没有欺骗。

张灵甫之子纪念父亲 把解放战争说成抗俄卫国

原标题:张灵甫之子微博纪念父亲 竟把解放战争说成“抗俄卫国”

16日晚,微博认证为“著名抗日英雄张灵甫将军之子”的张道宇发表头条文 章,题为《今天是中国近代史上两位抗日名将忌日》。将孟良崮战役中,阵亡于1947年5月16日的张灵甫,与抗日战争枣宜会战中,牺牲于1940年5月16日的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上将相提并论。文中称孟良崮战役发生于“抗俄卫国战争”。对此,《兵器》杂志编辑白孟宸直斥:敢把解放战争说成“抗俄卫国”,这年头所谓言论自由还有没有底线?

张灵甫之子微博纪念父亲 竟把解放战争说成“抗俄卫国”微博言论

为将张灵甫与张自忠并列,文中还列举了以下理由:

1. 张自忠是1940年5月和日军进行枣宜会战第一阶段战斗中,于5月16日在湖北省宜城南瓜店阵亡;张灵甫是1947年5月16日在山东省蒙阴县东南的芦山孟良崮之役,和解放军作战中阵亡;二人是同一天去世,并且都在战场上殉难。

2. 张自忠是1891年生,张灵甫则是1903年生,以中国生肖排行是属兔,但是两人正好差一轮,也就是12岁。

3. 两人均狮子座。

4. 两人同是张姓家族后代子孙,但是张自忠是山东省人,张灵甫则是陕西省人。

5. 都是180公分高的北方男子汉身材,具有明星相貌,若是活在今天,肯定被选为国军募兵文宣的偶像。

6. 殉职时所属部队番号相同:74师;张自忠是第33集团军有第74师;张灵甫则是1946年4月第74军改编为整编第74师。

张自忠张自忠
张灵甫张灵甫

在一些国民党政权崇拜者的眼中,最后在孟良崮“杀身成仁”的张灵甫之所以是“英雄”,是因其内战中与人民解放军为敌。对此,《兵器》杂志编辑白孟宸在微博中质问:“敢把解放战争说成‘抗俄卫国’,这年头所谓言论自由还有没有底线?”

至于将张灵甫与张自忠并列,这6条理由中,除了毫不相干的第一条,其余皆是巧合。

此前,就有张灵甫位列“抗日十大名将的第九名”的传言,一篇《澄清有关张灵甫是否抗日名将的问题》的文 章,已对此进行反驳。文中指出,国民政府有对抗日有较大战功的将领,会授予青天白日勋章,并提请美国政府授予自由勋章。而张灵甫从未获得这两种勋章。有人说他获得美国金质自由勋章,这早已被网友考证是假的。

张灵甫在抗战的绝大多数时间段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基层军官。

对于父亲够不够“抗日名将”,张道宇此前就曾回应:“至于对国家贡献,是否必然与阶级职务有关?抗战初期首先击落日本军机的空军第四大队大队长高志航,率领孤军一营力守四行仓库,先父同期同学谢晋元,与舰同殉,海军中山军舰舰长萨师俊等,皆未指挥过任何会战,但其赤忱忠荩,当已与日月不朽,民族同寿。”

确实,以张灵甫为代表的大批国民党将士顶住了日伪的威逼利诱,坚持了抗战立场与民族大义,但没必要神话他们在历史上的表现。既然有那么多抗日英雄,单独将张灵甫一人,与张自忠这样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相提并论,就实有“贴金”之嫌。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河南原常委吴天君被查 曾被称“拆迁书记”

原标题:“拆迁书记”吴天君是与非 | 河南省委原常委吴天君被查

文|新京报记者付珊 实习生赵明

11月11日上午10时30分,中纪委发布消息,河南省委政法委书记吴天君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今年5月,吴天君刚刚从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任上调任省政法委书记。从2012年2月起,吴天君一直担任郑州市委书记。

吴天君主政郑州的4年多里,郑州进行了大规模的拆迁改造。共启动拆迁村庄627个,动迁175.65万人。因其强势的执政风格,郑州市民给吴天君起了个绰号“一指没”。吴天君落马后,甚至有郑州市民挂横幅、放鞭炮,照片和视频通过微信传播开来。

去年6月13日至8月11日,吴天君在公开报道中消失了59天。据《财经》此前报道,吴天君曾被纪检部门问话,之后到北京做手术,后返回工作。

相关知情人告诉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目前,已有10余人因涉及“吴天君案”被控制,正在配合或者接受调查。郑州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与新乡靖业集团董事长张靖两人于今年5、6月份先后被带走,知情人称,此二人涉“吴天君案”。  

新乡国际饭店“转让”余波未了

吴天君1957年生于河南濮阳,其仕途从未离开河南,从安阳地区基层农业技术员干起,先后担任内黄县长、内黄县委书记,安阳市副市长、安阳市委秘书长等职务。

2000年1月,吴天君担任新乡市委副书记,2001年12月,任市长。2006年2月,任新乡市委书记、市长。

至2011年5月,吴天君共在新乡任职11年4个月。

在吴天君落马之前,新乡靖业集团董事长张靖被带走的消息已经传开。

新乡靖业集团内部人士向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证实,张靖于今年6月初被带走调查。

据靖业集团官网介绍,靖业集团创立于1999年1月12日,其前身是新乡市靖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自2006年起公司开始实行集团化运作管理,旗下拥有房地产开发、住宅物业、星级酒店、快捷酒店、商场物业、汽车城、高级会所等13家分公司,1600多名员工。

2003年,靖业公司从新乡市政府收购了国有企业新乡国际饭店,之后连续被饭店的退休员工举报,认为收购价格太低导致国有资产流失近6000万元。

新乡国际饭店的前身由新乡市友谊宾馆、新乡豫北宾馆合并而成,合并前两个宾馆均为市委、市政府的接待单位,是市直机关的下属部门,单位性质为国有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  

工商信息显示,新乡国际饭店有限公司于2003年12月19日注册,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唯一的股东是新乡市靖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而股权变更信息中,没有新乡市政府注资的纪录。

新京报记者从退休员工处获得了新乡市政府与靖业公司签订的《新乡国际饭店国有资产产权出让、受让合同》。

合同显示,出让方为新乡市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为市长吴天君。受让方为新乡市靖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靖。

合同称,新乡市人民政府为改善新乡市整体接待水平,提高接待能力,经研究决定对新乡国际饭店的国有资产产权实施出让,并以接受外力的方式进行改制重组,以邀请招标的方式选择有实力的投资合作者。  

合同显示,根据新乡恒业会计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的评估,国际饭店资产总额为14327.7万元,总负债6932.6万元,净资产7395.1万元,其中含土地使用权74.9亩,每亩119万元。

最终,按照新乡市政府所定土地优惠价格40万元/亩计算,74.9亩土地使用权价值为2996万元。则国际饭店总资产为8412.3万元,减去负债6932.6万元,净资产综合为1479.7万元。

合同第四条显示,出让方承诺给予优惠,按1400万元收取出让金。

靖业集团内部人士称,当时有5家企业竞拍新乡国际饭店,起拍价为300万元,靖业公司的出价最高,为1400万元,因此得以收购饭店。但是,靖业集团并未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相关的竞拍材料。

郑州市某会计师事务所赵姓负责人长期从事国有企业资产评估,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从合同上看,按照评估报告,每亩土地119万元是当时的土地使用权价值,40万元每亩的成交价,明显低于市场价格,可以从该合同看出,国有资产流失5900多万元。 

对于新乡市政府以邀请招标的方式转让饭店,北京德润律师事务所刘家辉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新乡国际饭店作为国有企业,应该以公开招标转让,邀请招标是不可以的。

新京报记者向时任新乡市政府经办人员询问相关事宜,被拒绝。

11月27日晚,新京报记者通过电话与张靖本人取得联系。

张靖表示,他因涉及吴天君被带走协助调查,现调查结束刚刚回到郑州家中。张靖称:“吴天君现在是涉案人员,我对任何事不能评价。”

张靖称,相关部门详细调查了新乡国际饭店转让一事,“他们把所有的手续都调了,”问及转让的细节,张靖拒绝回应,“相关部门调查了此事,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谈及是否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张靖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他们把所有手续都调了,我不知道是否有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擂响新农村建设的战鼓”

从2006年3月到2011年5月,吴天君担任新乡市委书记。据2006年5月29日河南日报报道,上任之后两个月,吴天君就“擂响新农村建设的战鼓”。

吴天君在接受河南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历史任务。在他看来,这对从根本上解决“三农”问题提供了很好的历史机遇。

在公开报道中,吴天君对三农问题颇有研究,2009年,吴天君出了一本名为《耕地保护新论》的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河南省一位退休厅级官员张华(化名)曾读过这本书,他总结了吴天君的观点:让农民们搬进现代化社区,住上“小洋楼”,并发展非农产业,为农民们提供就业岗位,让更多的农民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农民搬离原来的村庄后对土地进行复耕,以此节约耕地,换取城镇建设用地指标,达到占补平衡–这被吴天君称为“新农村建设”。

一位新乡媒体人说,2009年,吴天君开始在全市推行新农村建设。

2009年,吴天君邀请了一批河南省的专家来新乡调研。 张华也参与了调研,张华认为,吴天君此举是希望能够得到省里的支持。

张华告诉新京报记者,吴天君专门抽出一天时间接待他,陪他吃了两顿饭,态度恭敬,完全没有领导的架子。

张华说,他明白吴天君是希望他能在省委领导面前多说说新农村建设的好话。

但在张华看来,吴天君的想法太脱离实际了。

张华认为,并不是所有农民都愿意住进高楼,且新社区若要发展非农产业,除非城市郊区、本来就有成熟行业的地区可行,一般的农村社区因规模小、需求小而难以形成产业。

“我至少3次在公开的会议上给吴天君提出了意见:‘不要在全省推广,你在位的时候,大家都说好,等你走了,这就是后遗症,会很严重。’”

但张华的劝阻没有被重视,吴天君的想法获得了河南省相关领导的充分肯定,被认为是其在城镇化建设方面的创新之举。

随即,全省开始推广新农村建设,新乡也作为改革试点,在之后的几年里接待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考察团。

中央“一号文件”不提倡拆并村庄

2010年,吴天君为新乡市设计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规划:新乡将全市3571个建制村规划为1050个新型农村社区。新乡市十二五规划实施的5年里,要先建成369个新社区,全部建成后,可节约一半土地约26万亩。  

但张华认为,这个计划没有实施的可能性:“若以吴天君当初设计的每个村5000人来算,1050个新农村社区就有525万人,2010年新乡市总人口总共才570万,市区人口120多万,难道要城里的百姓回到农村去住?”  

“据我调查,目前对于搞农村社区,积极拥护的占三分之一,这类人主要是准备盖房子的;另外三分之一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处于观望状态;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坚决反对,这类人主要是刚盖好房子的,或者贫困没钱的。”  

在张华看来,新社区建好了,老村拆不掉,不仅没节约耕地,反而还占用了耕地。“河南搞新型农村社区,其目的主要是为了节省土地,进行复耕。但是现在看来,即便是建立了新社区,现在复耕依然很难,因为农民的宅基地原来一般都打了地基,有的地方修建了柏油马路,复耕代价太大。”

事实上,新农村建设在实施过程中,的确遇到了问题。《瞭望》新闻周刊曾于2009年报道,新乡下辖封丘县的新李庄村因上级要求建设新型农村社区,村干部占用了村里的200亩耕地,卖给地产商搞开发,引起村民不满,与村干部发生争执,导致一死两伤的悲剧。 

文章援引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的话说:新型农村社区建设本身是件好事,但由于封丘属国家级贫困县,财政拿不出更多的钱对社区基础设施和公用设施建设进行补贴,又想完成上面下达的任务,所以才选择了和开发商合作建设。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因为报道的影响力,国务院相关领导做出批示,要求相关部门派人调查,纠正当地的错误做法。  

2011年11月10日,国务院专门召开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规范农村土地整治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工作。会议特别提出,要严格控制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规模和范围,坚决防止违背农民意愿搞大拆大建、盲目建高楼等现象。  

2013年2月1日,中央“一号文件”公布。文件规定,农村居民点迁建和村庄撤并,必须尊重农民意愿,经村民会议同意。“不提倡、不鼓励在城镇规划区外拆并村庄、建设大规模的农民集中居住区,不得强制农民搬迁和上楼居住。”

据《东方早报》报道,上述的文件内容主要是针对河南说的。

据了解,从去年开始,新乡官方已不再提新农村建设,吴天君大力推进的农民上楼运动逐渐偃旗息鼓。

郑州建城史上规模最大的拆迁运动

2011年5月,吴天君履新省会郑州,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在张华看来,吴天君的升迁,是因为省里主要领导对新农村建设的充分肯定。  

5个月后,吴天君进入省委常委班子。2011年12月,吴天君接任河南省政法委书记。  

2012年2月,吴天君第二次到任郑州,任市委书记,正式为这个城市的主政者。  

知情者说,吴天君延续了之前在新乡的城镇化思维,甫一到任,提出的施政纲领,就是“新型城镇化建设、现代产业体系构建、以网格化为载体依靠群众推进工作落实长效机制建设”,是为推动郑州发展的“三大主体”工作。  

其中,最为重要的政绩,也受到最大争议的就是依托城中村改造的新型城镇化建设。  

根据官方的数据,截至2015年11月,“十二五”期间,郑州市四个开发区、六个城市区及县城、产业集聚区、组团新区规划区范围内,共启动拆迁村庄627个,动迁175.65万人,郑州全域范围内保持着每年拆迁100多个村的进度。其中,中心城区(围合区域内和航空港区107国道以西)的476个村庄,已完成拆迁改造城中村383个,占总数的八成。  

这无疑是郑州建城史上规模最大的拆迁运动。  

2012年,时任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的吴天君到我中原区督导中原西路拆迁工作。图片来源:中原区政府网站

如今的郑州市,四环以内,常常会见到一种反差的情景:一边是刚建好的新楼盘,另一边是一批正在建设的高楼,中间夹着没拆完的城中村,人去楼空,钢筋从倒塌了一半的墙上伸出来。

对于吴天君主导的这场拆迁改造行动,郑州民众对其毁誉不一。

支持者认为,吴天君主政郑州的4年5个月里,郑州仿佛从一个大村庄变身成为一个大都市,高效地解决了城中村过去多年给郑州带来的隐患,新建的马路、地铁与高架打通了城市的脉络,拉大了城市的框架,这是领导魄力的一种表现。  

而反对者则从事例出发印证观点。他们认为,吴天君任下的政府罔顾城中村百姓的利益,强拆事件频发,相关案例不胜枚举。在其主政其间,400多家报亭被拆除,22个曾花费2000多万建造、只使用了5年的快速公交BRT站台也被拆除。  

知情者说,在官场上,吴天君对待同级或上级官员,态度较为谦和,但对待下属,看似不发脾气,却很懂得说话的技巧。据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了解,一位基层官员给吴天君汇报工作时,讲了些拆迁上的难处,希望能放缓拆迁的速度。吴天君回复说:“还有啥困难没?我工作比较忙,你找组织部部长谈这个事情吧。”  

《南方周末》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郑州下辖的一些县财政紧张,没钱拆迁补偿,当时吴天君提出要求:限期拆完,拆不完、没钱拆的不要干这个县委书记了,有钱想干的很多。  

据《人民日报》报道,2013年11月26日,郑州市中原区西流湖街道办事处小京水村高增根、王纯、郭电杰等几户居民的房屋被强制拆除。强拆者称:凡不接受“先拆迁,后补偿”的,都是这个下场,直到有人受伤入院,强拆才停止。

报道称,被拆迁居民多次向区政府、街道办事处提出查阅有关规划、拆迁的相关文件,但始终没有见到两级政府出具任何相关合法文件。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宋某某说:“我也没见过拆迁许可证明,但有红头文件。就因为某领导从这路过,手一指,‘下次来,这一块不能再看见啊’,我们就要马上扒。” 

这位“某领导”即吴天君。

律师称政府带头违法 

北京律师朱孝顶曾代理了多起郑州拆迁案件,他也研究了吴天君治下郑州拆迁的模式。

朱孝顶介绍,2013年、2014年期间,郑州大量存在区县政府以政府文件成立“拆迁指挥部”、人大、政协、公检法官员都被政府任命为指挥部成员的现象。

朱孝顶向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出示了一份2014年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政府文件,主题为《关于调整郑州管城回族区十里铺城中村改造工作指挥部人员的通知》。该通知显示,管城回族区政法委副书记、区人民法院副院长、二里岗公安分局局长等都是指挥部成员。

朱孝顶介绍,除此之外,金水区政府、惠济区政府、二七区政府、中原区政府、上街区政府都成立了包含人大、政协、公、检、法领导参加的拆迁指挥部。

朱孝顶说,2004年湖南“嘉禾事件”之后,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曹建明宣布“各级人民法院不得参与拆迁”; 近年来公安部也三令五申“公安人员不得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

朱孝顶认为,郑州的做法,是与上述要求背道而驰的。

此外,朱孝顶还提出郑州拆迁模式中其他违法问题。

朱孝顶说,他曾协助一位被强拆的市民苏花娣向郑州市国土资源局申请公开“冉屯村集体土地变更为国有土地的批准文件及其法律依据”的政府信息。

2015年2月5日,郑州市国土资源局以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的形式确认:“郑州市中原区中原乡冉屯村民委员会于2008年办理了城中村确权登记手续。其主要程序为:冉屯村申请、中原区政府审核,经市政府批准后登记发证。其主要依据为《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朱孝顶认为,城中村的土地性质为集体土地,只有经过国务院或者省一级政府批准进行征收后,才能转为国有土地,进行商业开发。因此郑州市政府没有权利直接把集体土地登记成国有土地,这一行为违反了《宪法》、《物权法》和《土地管理法》,性质非常恶劣。

朱孝顶认为,郑州直接由市政府批准将集体土地变更为国有土地的作法,僭越了国务院和省政府的法定专属批准征收权力,违宪的同时也颠覆了中国土地征收根本制度,相关人员已涉嫌犯罪。

“回头看”后落马的“首虎”

11月2日,吴天君以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身份赴巩义市公安局调研指导工作,这是他最后一次在媒体公开露面。

河南省第十届委员会11月4日选举产生了新一届河南省委常委。7天后,未能进入省委常委名单的吴天君宣告“落马”。吴天君是中共十八大后河南省“落马”的第三名省部级官员,同时也是今年中央对河南巡视“回头看”后落马的“首虎”。

2014年9月22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1月16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中央第十一巡视组今年10月在向河南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时曾指出,巡视组发现和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党的领导弱化,党委领导核心作用发挥不充分,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不到位,省委政治意识需进一步增强。

选人用人问题反映集中,存在“带病提拔”、说情打招呼的问题。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两个责任”不力,党员领导干部日常教育管理监督不到位,有的单位“一把手”腐败问题突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四风”问题时有发生。


政党更替与美国州政策变迁

在最近几十年,美国各州政党更替对政策变迁的影响增长了一倍。这种变化,折射了精英之间、选民之间的意识形态对立程度的加剧。


身为省领导秘书,我学到什么?

自己做秘书期间的那一件件事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也许是专注,也许是压力,也许是自己赋予的使命。


我现在想着如何改变自己

回过头来看,一定要记住“在变应变”四个字,在变化中应对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自己要随时改变。

铁路项目向社会资本放开 城市群轨道交通系重点

原标题:多个铁路项目首次向社会资本放开

记者日前从多地获悉,地方上正在加速推进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今年将有多个具体项目首次向社会资本放开。

根据四川省公布的全面创新改革试验2017年工作计划,今年要推进的119项具体任务中就包括深化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具体措施包括设立四川省铁路建设发展基金,吸引社会资本进入铁路建设市场等。值得一提的是,绵阳经遂宁至内江铁路作为全省首个面向社会资本开放的铁路项目,今年将全面面向社会资本开放。

四川省吸引社会资本进入铁路项目的改革举措并非孤例。去年年底,我国首批铁路PPP示范项目之一的杭(州)绍(兴)台(州)铁路建设正式开工。该项目总投资约449亿元,由民营资本、中铁总公司、浙江省交投集团、沿线地方政府共同出资成立业主公司,值得一提的是,民营资本占股51%,成为绝对控股。项目建成后,杭州都市区与温台城市群的快速联络将得以实现。

而就在几天前,浙江省台州市发布了国内首个市域铁路PPP项目预中标公示:台州市域铁路S1线一期项目将采用BOT(建设—运营—移交)运作方式,合作期为30年,其中建设期4年,运营期26年,本项目资本金比例为总投资的40%,约为91.27亿元,其中,政府方出资20%,社会资本方出资80%。

专家表示,PPP模式给“铁老大”吸引民资提供了新的机会,但对于具有浓郁公共特征的铁路来说,如何实现公私合营,各地仍处在探索阶段。根据已在实际推进中的铁路PPP项目来看,当前我国铁路建设向社会资本开放的重点是城市群内的轨道交通。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社会资本进入铁路项目不仅是给铁路带来机会,还会给整个城市的发展带来机会。随着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推进,我国已经进入了区域协同发展全面提速的时代。而城市群的建设正是要靠通勤铁路和轨道交通来支撑。以成渝城市群为例,每个城市间至少要有两千公里的通勤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才能支撑城市群的运行。而这恰好给社会资本进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

在赵坚看来,城市群中的铁路项目和房地产投资开发建设是相连的,日本东京有三千万人住在离铁路和车站1.5公里的半径范围以内,社会资本对这类铁路有投资动力。但是,目前由于铁路体制改革面临一些障碍,城市规划和土地管理等方面都需要进一步突破,因此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还有很多探索要做。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表示,有些社会资本响应政策投资铁路,却发现“天花板”、“玻璃门”仍然存在,主要表现在融资难、入网难、征地拆迁难等。对于社会资本对投资铁路可能出现的畏难情绪,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体制政策室主任吴亚平此前表示,地方政府在吸引社会资本投入时,可以探讨给予相应物业开发权,进行适当税收支持及财政补贴,以提高民间资本回报率。

此外,铁路项目具有投资大、回报周期长等特点,针对社会资本投资铁路面临的融资难题,业内人士建议出台具有可操作性的细则和配套政策,既然是政策鼓励的方向并且已经被列入示范项目,在银行融资时希望能简化程序,让社会资本投资建设的铁路项目与国家铁路项目享受同等待遇。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湖南强降雨致10.1万人受灾 直接经济损失1.9亿

原标题:强降雨致湖南10.1万人受灾

红网长沙6月4日讯(潇湘晨报记者 颜宇东 通讯员 祝林书 谢胜虎) 记者6月3日从省减灾委办公室获悉,6月2日省内降水主要集中在湘东、湘西南、湘北一带,6月2日8时至3日8时,岳阳临湘、株洲、永州道县等多地降下暴雨。

截至6月3日15时统计,长沙市、邵阳市、常德市、永州市、怀化市5市7县区受灾,受灾人口10.1万人,紧急转移安置人口2500余人,需紧急生活救助1400人,直接经济损失1.9亿元。

受灾地区各级政府积极组织抢险救灾,转移安置灾民。目前,受灾群众得到妥善安置,基本生活得到保障。

6月3日,省防指向各市州防指、省防指各成员单位下发通知,要求全面做好防大汛抗大灾工作,强化预测预报,努力提高预报的精准度,延长预见期;全面做好洞庭湖及四水防洪准备;把山洪地质灾害防御、城市防涝、矿山防灾等作为防汛抗灾工作的重点,切实落实各项措施,严格落实责任,全力确保人员安全、工程安全。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