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187个街道办2万“芝麻官” 10年来升迁1人

在郑州,保守估计,187个街道办事处有2万多名基层工作人员。长期的不流动和明显的职业瓶颈,让这些身份编制各异的芝麻官时常感到乏味和倦怠。

扎根、晋升还是转型?多元化选择的时代,这个“铁饭碗”群体也在寻找出路。

[数据]10年仅升迁1位正科

一个100多人的办事处,行政编制只有几人,一般名额为6到8个。按照行政职级,最高为正科级。

郑州二七区干了26年的张宁(化名)如今是办事处的副书记,正科级干部。他给河南商报记者做了个统计,最近10年,办事处近10个副科级干部中,升为正科的只有他一人。而他升正科还是有运气成分在,“当时查了一批人,一下子空了,我就竞聘上了。”

至于科员想成为副科级的领导,则更是困难。张宁说,在基层,如果是为做官而来,简直是找罪受,这是名副其实的芝麻官,而且竞争激烈。

[现状]新人在涌现,老人盼上升

年近50岁的马丽,在社区工作已有20年。“计生、养老干的时间最长,社区其他岗位也都干了一遍。”谁家几口人、多大年纪,她都知道。但20年过去了,马丽才熬到社区主任的职位,而对于再次升迁,她早已不抱希望,“我不是在编的正式人员,加上干部都年轻化了,我也该腾腾位了。”

而去年7月进入金水区某街道办的崔芳(化名),虽然压力很大,却已经开始规划未来。她一直在锻炼自己的文字功底,希望可以干出成绩。

一方面新人不断涌现,不断努力提升自身价值,另一方面,一些工作时间长的老人也有自己的期待。“两年前我都是副科级了,希望今年能有所提升。”在街道办工作了近9年的张文(化名)说。

“跟公务员做的事完全是一样的,但提拔的机会就不一样。”一谈到提拔,事业编和公务员身份的差别就出来了,采访中,不时有人这样抱怨。

[说法]为开展工作,超编实属无奈

为了解决办事处和社区面临的实际问题,超编就成了一个自然发生的事情。

正式编制的员工希望通过努力谋求科级干部的职务和职级待遇,而编制外的则希望成为编制内的。就这样,一个办事处光副主任可能就有五六个,临时工也是一招再招。办事处必须想办法为这群人的生计买单。

今年是王凯(化名)在街道办城管科工作的第10个年头。他们科室里,总共有160多名工作人员,而正式人员只有他和其他3位同事,其余工作人员则全部是街道办聘用的劝导员,即临时工。

“没办法,市里要求每平方公里得有20个人,到7月份,每平方公里还要增加到30人。”说起下个月又要扩充的队伍,王凯颇感无奈,仅他们城管科,就对应了17个局委,如果不招聘临时工,很多工作根本没办法开展。

“像这些劝导员,他们一个月平均工资在2500元左右,办事处光这块儿,一个月得支出四五十万元,但也没办法,现在考核太细了,都有时间限制,不解决就扣分,到月末还排名,排到后面领导被约谈,领导担心,你不操心会中?”王凯说。

[出路]让不同岗位都有盼头

对于这个群体的出路问题,学界和基层干部也时有讨论。近期,应新华社之邀到河南修武县调研的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学者贺海波就发文称,基层干部的困境有着不同的结构性原因。要想从国家层面拿出一揽子计划来破解,在目前阶段没有太大可能性。不过,从县域层面可以做些改良性的功课。

“基层干部本身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关键是权责不对等和待遇几十年如一日的问题。”张宁说,不同岗位的盼头不同,现在办事处的临时工不少开着宝马奔驰来上班的,要的就是公家的身份。

而那些事业编制的人员,最关心的就是职务和待遇的上升,若是参照公务员的做法,就算不升科级处级,但根据工作年限和贡献,享受相应职级待遇,也是一种不错的办法。

不因身份不同而待遇、奔头差别巨大,这正是大部分芝麻官的心声。(首席记者 王杰 王苗苗)


中国人的家庭和婚姻正在发生巨变

中国的家庭已经开始变了。传统的家庭是父系的,是大家庭,就是我们讲的extendedfamily,是男主外女主内,男性赚钱养家,女性结婚后搬到男方的家庭。而且,所有的人都会结婚,早婚多子。然而,这样的家庭模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别人吃过的苦,没法给你借鉴

每个世界冠军都说自己训练很辛苦,但这其实本来就是该做的事情,老跟别人说苦有什么用,哪个人不苦?另外,‘苦’这事没法借鉴,就算知道别人是怎么苦过来的,当自己遇到同样的事情,还得再苦一遍。


关于穆斯林,必须要知道的误区和事实

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是阿拉伯人,也不是所有的阿拉伯人都是穆斯林——这不是绕口令,而是你需要知道的基本常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